3.

 

美學與教育[1]

今天有此機緣,和大家一道來談「美學與教育」,兄弟深感榮幸,有理由數端﹕第一、能到一座其中有不少往日弟子執教的大學來講學,是特別愉快的。第二、藉此機緣參與貴校的研討會,給兄弟帶來\h當年在聖路易華盛頓大學服務時的美好回憶,兄弟擔任該校文理研究院院長,經常得與通才教育研究所的教授同仁定期會談。第三、兄弟深信哲學與教育是密切交關的,他山攻錯,雙方都大有可以相互學習之處。每一位專業教師,或隱或顯地,都有一種哲學﹔對哲學家而言,自覺其看法的教育意涵對了解其哲學是根本重要的。無論如何,兄弟贊同杜威的看法,使哲學清晰化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考察一下它的教育意涵。對任何一套哲學透視、觀點,

只要我們一旦明白了它在教育實施上會造成何等差別影響,則其優

劣立顯。最後第四、今天這個題目是杜祖貽博士特定的,給大家提

供了一次機緣,使我們注意到教育與哲學之間的一個重要的層面,

而往往又是常人所忽略的。

 

言歸正傳。至少對何謂美學與教育初步勾勒一下,可以幫助我們進入今天的本題。美學所研究的對象是美感界域,在某種情境之下何謂中節適度﹖何者本身值得體驗﹖何者丰富而增進生命的性質等﹖對脈絡主義者而言覧弟寧願這樣稱呼我輩中人,支持敝派

的實踐主義者,美感領域之界定悉依體驗之生動化,強烈化,清晰

化,與整合統一化。

 

思考教育有種種不同的方式,但是也許簡述教育為場或歷

就能幫助澄清了解區區破題、入題的關鍵所在了。據兄弟看來,最

好別把教育的事業當作一門專修,而與哲學、心理學、史學、動物

學、或文學等等量齊觀﹔最好把它視為一樁以諸科為憑藉的志業。

對教育採取歷{[,則我們所從事者,就是以人類生長為目的。若

問在教育某人之際我們所為何事﹖答﹕在幫助其人生長。

 

若再問生長的特徵是什麼﹖據喬治‧艾克斯特博士說,那就是「靈活不滯,展向新見、新機,迎向新穎、幻想與創造。」為了生長,我們也需要「正直、勻稱、適度、動而中節、人格一貫而完整。它蘊涵了自我真己的一切秉賦、智能才性之整體發揮。」

(註一)

 

假若此種杜威式的教育即生長說,一旦為人接受的話,馬上就會對教育產生重大效果影響。教育之價值,不僅在於【為生活】預備,而更在於為其自身。社會制度的測試,就在於其是否邁向持續教育與生長。教育並非專為青年和未成年的眷屬,也是為了我們大家。它必須是樁持續不斷的事業【生生不息】。活到老,學到老。經由教育,我們從某人的{p}l,以該個人當前所有的興趣與知識為憑藉,全力以赴,將兩者擴充發揮而深化之。而且教育主要地不是一樁旁觀者的活動,而是一樁參與性的活動。我們從作中學。而且在這種意義下的教育,如杜威所}牲謇怴A對民主便有其關鍵要性﹔民主既是一種政府體制,也是一種生活方式。正如在其八十壽誕慶祝論文所言,「民主就是信賴人類體驗有充分能力﹐足以產生目的與方法,藉使更進一步的體驗得以持續生長,饒益丰富,絜然有序。」(註二)

 

假若我們接受這種人類生長說的教育觀,則有兩條通往教育的康莊要道﹕第一條以解決問題為主﹔第二條則以體現性質為主。兩者都根本重要。缺一不可。但過去很多哲學家與教育理論家都過分注重前者,而將後者漫加忽視了。因此,兄弟今天要對前者特別強調﹔也許對兩者都進而簡評一下,有助澄清兄弟的重點。

 

第一條途徑,在方法上與成果上,都倚重科學甚深。為了解決問題,我們運用批判的探索法,該法用於自然科學尤其成功。正如杜威素倡者,這套方法始於問題疑難﹔以觀察分析確定之,得其癥結﹔尋求假設,以為問題解決之道﹔推出各種解決之效果蘊涵﹔以觀察試驗証明之。根據此法,認識於解決問題之能力增進即是生長之權衡。

 

我們生活中的世界是一變動不居,若危若穩的世界﹔我們若想對其中諸有利的特性予以穩定化,或產生若干所欲的改變化,則非學習發展方法工具,促使目標實現,不謂功。若不此之圖,則未來後果,驚怖駭異,不堪設想。

 

職是,我們的教育計劃必須計及變動世界,因為變易涉及了該計劃的每一方面或環節覧如何如、何物、何處、何時、何為等

。而且對這些問題,根本沒有總括性的答案可尋,但試驗與探索可

以幫助我們找到可能的答案。可以想見地,假使我們生活在一個靜

態宇宙,採取一套固步自封、堅拒改革的教育計劃──一套沿習傳

統的方式、墨守陳規,開列一些共同認許的科目、大致多少有別於

其它學習領域者──也許還能自圓其說。但就我們的世界中變易流

行相當明顯的情形看來,我們必須未雨綢繆,有備以應變,革故而

試新。倘若發{F什麼東西固定不動,一成不變,那可就意味並非

完善美滿,而是出了故障覧唱片上的唱針定住一槽【境】﹔表示

一切要改弦更張﹐才能使我們擺脫窠臼破陳出新

 

前當變化的速度神奇驚人,嘆為觀止,而今天的教育必然要為應變而設。預言公元二千年時我們的文明的情形怎樣是件極危險的事;但若教育只是為了某組特定的情況而預作準備,可擔保的是,某君所學到的知識在他還沒來得及有機會使用之前,就早已過時落伍了。正如那位變易使徒約翰.杜威所見,對任何人預先培養,以應變動世界之需,就「意謂賦予他自我統御指揮的全權,意謂他訓練有素,可充份而敏捷地運用其全部的知能才性,其眼耳手等都是隨時待命的工具,其判斷力足以掌握當下工作的全盤情況,其執行力也訓練良好,可行動經濟而高效。」(註三)

 

我們通往教育即人類生長的那第二條康莊大道,強調體{痔宒

隤漕滷齱A卻以文學、藝術、相當廣義的人文學科為憑藉,其關注者

不是解決問題的工具和方法,而是性質的感受與欣賞。

 

為了使這條途徑更為清楚,我們不妨區分一下兩種感受,一種是關注於實用{貌鴃A另一種則是關注於領略所體驗者的性質,缺少了前者,則使們能夠生活}成洇畯怐犒磪峎※呇陵觸v\h習慣,無從運作;缺少了後者,則生活與有效地執行實用的欲望衝動,一切又所為何來呢?

 

我們對同樣是炎夏天空的雲,不妨對照一下兩種感受。對一位在天下雨之前忙把草秣拖回家來的農夫而言,雲多少表示天就要下雨,趕快!但是對一位躺在樹蔭下乘涼、優哉游哉、毫無急事待理的人而言,雲本身就是蠻有趣的覧那雲姿流動,千態萬狀,忽

像天上的巨臉,忽像崇山峻嶺,忽像隆起的雪堆或麵粉堆。雲的變

化形狀,新刈草秣的香味,新鮮的菜疏,溫暖的大地,鳥鳴蟬唱,

樹葉的沙沙聲,在在都可以吸引我們注意,久暫不定,當下感受,

儘管領咯就是。

或再舉個例子,諸位今天到這座講演廳之前,一路上行來,未知對周圍的性質領略多少?我想諸位大多數關注的,主要不在領略性質,而在有效地作件事覧達到此地,愈省時省事愈好。若是

駕車來,想必諸位得留心交通﹐注意可能的障礙,也許還得和車裏

的別人談話。若是騎車或步行,引導諸位到這兒來的感覺認識活動,主要地仍是實用性的認知,盯緊若干適當的對象不放。請把這件事和某少年的經驗對照一下:你差他到附近一兩條街左右的小店或某家辦件什麼小事,嚄!你瞧他,去了個老半天才回來,所報告的淨是一路上所見的妙聞趣事一籮筐,什麼一座蟻丘,一朵新花開放,幾隻蜜蜂,一個鳥巢四只蛋,一塘泥潭,一只玩具,一隻狗汪汪吠人,如此這般一大串,老天,差使總算辦成了﹗

 

或再多舉一例。據說一幅畫掛在牆上某處兩週以上,再注意到它時,只是為了清清灰塵,或挪動下位置,看看是否不平衡,或有些傾斜﹔但我們所{酵悛怴A只是一幅畫,而卻看不出其新鮮生動之處了。假使大家都回憶一下童年往事,相必對華滋華斯詩中所寫的體驗,都會有所同感罷﹕

 

憶昔當年事,件件尋常景:

溪流貫大地,牧野綴叢林。

宛如著天光,葳葳氣象新。

嗟嗟嘆觀止,只合夢中尋。

今昔大不同,百轉更千迴。

尋尋覓日夜,往者難跡追。

彩虹來復去,薔薇嬌而美。

明月顧且樂,蒼穹曠恢恢。

觀瀾在星夜,懿生屬曜暉。

惺惺我自明,真榮辭地歸。

(兒時憶往不朽)

 

為了發展有效習慣的模式,我們付出的代價就是睜眼不見周圍的許多景觀之美,這也正是詩人和藝術家所能大助我們一臂之處。凡事多少都有一些趣味或價值,但是我們對之卻往往一貫地視而無睹,或對事素的性質漫然忽略,正如一位詩人所說,我們權衡世界是太漫不經心,太隨便了。一味發展效能處事方面、種種順利的慣性運作,有時,卻造成我們的功能性失明、失聰,或使我們對生活世界中的萬般性質造成感覺失靈【麻木不仁】。

 

兄弟為了舉例說明,而以談詩為主,但是關於詩人所談,也同樣適用於其他的藝術家。他們的共同志業就是體{痔弇漜元U般事素的性質;他們能夠有系統地與我們分享其性質體{A即藝術術品,而產生生動、明晰、強烈而統一的體驗。為了欣賞性質,如進天國,我們非得返老還童一番、全心投入事素的性質不可。然而詩人卻對色、聲、情等界培養敏感妙悟。男女詩人發展種種技法,以打}

祐畯怐熔葴D,或將其置於某種脈絡之下,俾推陳出新【化腐為神】

覧例如艾德曼‧馬坎所形容的踏舊的石階,路旁的野花等。

 

習慣使我們一味拘泥陳窠舊路老套,往來其中,久而久之,自己也搞不清楚,何以是此非彼,或何去何從?詩人打}F我們的世界,拓展了我們的天地,賦予我們一種浩然偉大感,一種生氣蓬勃感,只要一個魯克瑞修斯,一個但丁,一個哥德,就可以給我們某種眼光,藉以}[世界萬相,及其所以然。

 

我們以文字表現情感與意境﹐往往辭不達意,或有欠融貫,詩人卻正好幫助我們克服之。凡是我們所依}P到、然卻拙於明言者,詩人憑藉其善擇意象,工於遣辭鍊字,就能予以妥當表現。

 

詩人也遂行了另外一項重要的功能,即幫助我們從寂寞孤獨之中解脫出來,並為契會一如、同仁一體提供一大基礎。藉詩人之助發現並非只有我們自己才感想如是﹐他人亦欣賞一同。在表現我們的感受時﹐詩人或藝術家把它們大我化、群性化了﹐藉使我們對人對己都同情了解。如是,則詩人所賦予我們者是既抒情、主觀、個人、情緒﹐同時又是超乎個人意義而有一般普遍性意涵的題材。

 

尋常一般的事物透過詩人的作品,便趣味雋永,特有深意;當華滋華斯寫出

 

觀虹麗中

我心躍躍然。

 

我們的心不也跟著他一同躍出來了嗎﹖平凡無奇的水仙花,由華氏

詠來,何等生動、新鮮!

 

逍遙神遊雲一梭,

獨步太虛過丘壑。

霎時瞥見錦簇海,

驀地驚艷水仙國﹕

綠蔭下,

湖水邊,

起舞怡清和!

 

亹亹悠悠知何似?

耿耿繁星燦銀河;

沿汀散入茫無際,

眼底萼頭億萬顆 ﹕

顛潑潑,

婀娜娜,

大千舞婆娑!

(「水仙詠」)

 

而且吉拉‧曼雷‧霍普金斯竟讚美斑牛他叫棕牛和斑點魚﹕

 

榮耀屬上天﹐

彩筆悉點染﹕

皴寫長空如斑牛﹐

玫瓣點點斑魚游覧

棗栗駒,生煤炭﹐

斑魚把翅展。

 

華勒斯‧司蒂芬打}F我們對鳥兒們的習盼﹐寫道﹕

 

鳥群來時濁浪涌﹐

流過磐岩漫長空﹐

長河滾滾載之游。

散之如波浪,席捲到岸頭。

波波遞相續﹐浪淘盡、

千山萬嶺雄峰透。

 

【古希臘著名女詩人】莎佛談到愛情與蘋果的孤芳﹕

 

愛如排山颶風

擊橡樹﹐

直撲向我沖﹐

枝葉根根數﹐

齊撼動。

一只蘋果紅又甜﹐

占盡風光一枝先。

摘者竟然忘卻了。

否﹗否﹗

不是忘﹐而是怕,

怕碩穫他們夠不到!

(據李奧拿納德英譯.)

 

從車廂看地鐵站上一張張的臉,天下還有比它更單調的嗎﹖但

當艾查拉‧龐德形容道﹕「這些出{b群眾裡的面龐,好似花瓣片

片長在濕濡濡﹐黑黝黝的樹枝上」,馬上就給它們別}F生面﹗有

誰會把詩歌擬想成赤裸裸、一絲不掛﹖或又把它想成穿戴整齊,起

舞婆娑?龐德真異想天開,請觀賞他的「致詩歌」﹕

 

罷,你這赤裸裸﹐不害臊的小調﹗

罷,用你那隻輕足,快跑﹐

(高興的話﹐用兩隻也好。)

罷,去舞個不羞﹗

帶著滿不在乎、一副渾球的調調﹐

致意墳墓﹐致意沉悶、再加無聊﹐

大拇指摁著鼻子,向他們敬個鬼禮﹗

別忘帶你的鈴鐺、五彩碎紙,

罷,你這返老還童的東西。

 

........

 

撩亂那些一本正經的姑娘裙子,

大談其髁膝如何美妙。

但是,趨近實際的人群,尤其要要覧

罷,去拉響他們的門鈴,

就說聲你啥也不幹,

卻不朽長存。

 

我們大家或早或晚都試過,如何描寫心之最愛那種無可比擬的、特

有的氣質風韻。但那可要有華氏之才方能寫出心上人﹕

 

美如星,

獨一顆,

亮麗在天。

 

但一談到乾杯,哪有勝過班姜生「致西麗雅」的?

來,請只用您的那雙眼睛

和我乾杯!

我也用我的,向您回敬。

或﹕請在杯中留一吻,

從今後、我的酒不拈尋。

渴望來自靈性,

它多想來杯仙醴﹗

但我縱能、啜品主神的瓊漿玉液,

又怎肯、與您的相易?

 

詩人也參透生滅變化﹐ 如雪萊悟道﹕

 

我們都像

浮雲掩月在中霄﹐

不停地流動、閃爍

顫搖。

燦然破暗,豁朗線幾條。覧

霎時間,夜盡了﹔

雲何在?蹤跡邈。

 

......

 

人生滄桑耳!

明朝昨日豈相同

何物能久唯變動﹗

 

華勒斯‧司蒂芬也發{符黹吨ㄘ~的世界是唯一的世界﹐其中唯一的

皇帝就是冰淇淋皇帝﹔衛儂叮嚀我們,要以去年的雪來比擬今世的

一切美好。【正是﹕「今世美一切﹐休忘前歲雪。」】隆莎特起時

間的流逝﹐卻道「非時逝﹐乃人逝」﹕

 

時間流逝﹖誰說的﹐

夫人,您﹖覧大錯﹗

流逝的

是你和我。

 

馬修‧安諾德的「天問﹕做個凡人又何妨﹖」

 

夫豈渺小哉!覧這一切﹖

享受過太陽﹐

生活過春季﹐

臂助過真友﹐

擊敗過頑敵﹔

說什麼幸福在來茲﹖

天曉得驢年馬月﹗

 

最後﹐艾利諾爾‧威利要我們專注人間﹐而諄諄告誡﹕

 

現在

別再讓什麼慈善愿望,

用老鷹﹐用羚羊的形象﹐

來攪亂我的心窩﹐

我和他們本非一夥﹗

過去﹐我生而為人﹐

介立亭亭;

而今﹐我生為女人﹐

艱困重重。

罩個面具、狠而冷﹕

歲歲年年單行過,

哪年值得我的憂懼﹖

哪年逃過我的笑聲﹖

 

這第二條通往「教育即人類生長」之道,細說起來,固還大有可談,也許上面已經講得夠清楚了,兄弟何以認為在教育理論與

實踐上、解決問題和體現性質同其重要。假使詩人與藝術家都能幫

助治愈我們在感覺與精神上的失明症,都能幫助我們觀賞領略周圍

的景觀之美,都能幫助我們克服以文字表達個人感受與意境方面的

辭不達意、或有欠融貫,都能幫助我們邁向契會一如、同仁一體之

境,則我們這些教育工作者之既需要詩歌藝術又需要科學,豈不是

明白無疑嗎?

 

假使大家的答案都是肯定的,兄弟想必會的,則更需要多多努力,確使我們師生大家在性質之領略與體現上,在問題之認識與解決上,能力都與日俱增,持續生長。

 

總結起來,兄弟在這次簡報中強調美學對教育即人類生長的重要性。其主旨是﹕人類生長之測準即是持續增進解決問題的能力,不斷增進對大千世萬般性質的敏銳的領略力與欣賞力。若此旨言之成理,足資採信,則教育理論與實施必須左右開弓、積極地善用兩者﹕一方面是驗諸科學的問題解決法;另一方面是啟諸文學藝術、對性質的審美體驗法。【完】

 

 

╴╴╴╴╴╴╴╴╴╴

 

註一﹕喬治‧艾克斯特,「杜威的宗教性觀」,刊於「宗教人文主義」卷一,(一九六六覧六七),頁六六覧六七。

 

註二﹕約翰‧杜威,「創造的民主﹕我們當前的任務」,收入席得尼‧拉特拿編,「普通人的哲學﹕杜威八十壽誕慶祝論文集」 (紐約﹕普蘭姆出版公

司,一九四○),頁二二七。

 

註三﹕杜威,「我的教學信念」, 入卓‧安‧博愛斯敦編「杜威的早期

著作,一八八二覧一八九八」﹐共五卷,平裝本(嘉朋谿與艾德華鎮南伊利諾

大學出版,一九七五﹐一九七二,初版),卷五﹐頁八六。

 



[1]一九七九年十二月十日講於香港中文大學教育研討會;發表於《香港中文大學:教育學報》,卷十二,第二期,一九八四年十二月,頁七一-七六。